Dolion.

眼前的苟且,也正是诗和远方。Wake

平行光

1.
“起初的分开让人很恐慌,每每清醒时便一定拿着烟,烟雾像空虚感一般包裹了我好些日子。每天睡到中午,然后出门,喝酒撸串散步上网,极其无聊也没有方向,可那些日子过后我并没有回到一个正常的轨道里,反而却在习以为常后每天只能在中午醒来”,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对面墙上的时钟,PM8:04,还好有位子,点的一箱百威也悉数放在了桌上。
接着我透过酒吧的玻璃窗看见了那个我们进酒吧前5分钟左右站在路边的人。
2.
填报志愿时我报了市内一所及其一般的大学。
然后日复一日到了大三。
大三开学前我和一个见面不久的女孩儿玩了整整一天,同龄人,只是她学习很好,早在高中毕业前便已被国外一所名校录取。我们见面不久却聊了很多,那天很开心,她告诉我终于适应了在国外读书生活,只不过冬天很冷,时常没有阳光。
她问我为什么不去外面上大学,偏偏继续待在这个城市,我说不太想离开。她对着我笑了一下,转而将眼睛移到酒杯上,随即拿起一个,“呶,喝酒,第一杯我干你随意”,说着一仰头,栗色的披肩发随着向后一摆,“我可是海量”,她笑了,酒吧的灯明明暗暗照在她脸上,我以为我看错了,这时某首歌在耳朵里渐渐清晰起来,可怎么也想不起这首歌的名字。
3.
“以前上高中挺坏的,那时觉得我吧,情场高手,就经常和几个女生暧昧不清,甚至个别人名我都叫不上口。我却引以为荣,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笑了一下,将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合十,继而又打开,抬手拿起桌上的烟敲了敲,取出一根放在嘴上,伸手摸外衣口袋里的火,“之后突然有一天,那会儿下午刚放学,学生很多,我从教学楼出来听到一个女生喊我的名字,我抬头看过去,发现是个外校的妹子,挺可爱的,于是心里美滋滋想着什么最萌身高差之类的话,便一路小跑过去,正准备问她什么事就被劈头盖脸的一顿:‘你是***吧?’我点点头,‘你个混蛋,什么都不懂,你就是个低能儿…’当时立刻发愣,好歹怎么说在学校我也有头有脸的,怎么能让个外校女生这么说我,而且很多学弟学妹都纷纷转头看着我和她笑,很气愤,然后我忍了忍笑着低头对她说:‘怎么了小矬子,发疯发到这儿了,你哪位啊’,还没说完她就把一个厚信封摔在我脸上转身逃跑一气呵成,几个平时要好的哥们儿过来嬉皮笑脸的,可你知道我不认识她啊……”
我拿起杯子喝了口酒接着说:“这小妹妹我真的不认识,后来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临校和我一级的学生,那天丢给我的信满满三大张纸工工整整的写着对我不屑的话,就像所有狗血的韩剧泰剧喜剧悲剧各种剧一样,我和她恋爱了,你还别笑,其实是个悲剧,不过不打不相识的戏码还真心挺多。起初我只是想问她这么做的原由,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从未谋面的外校女生会在我们学校这样指责我,并在丢给我的信中这么说我的不是,那些日子满心愤慨的,每天一放学就叫几个哥们儿去她们学校门口找她理论,据她后来告诉我,她原本以为我是去教训她的就一直躲着,躲了两个月,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执着,终于有一天在放学铃响后鼓起勇气一路径直的向走我,她气势汹汹的害的我和那几个哥们儿都说不出话来,我大概高她四分之三个脑袋吧,她抬头看着我很霸气的说道:‘要打就打吧,别打脸就成’。我们都愣住了,沉默两秒后哥们儿一溜烟全跑了,剩我一人,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她说明我的来意。说的时候她一直板着脸,我真像个小孩儿一字一句的对她说,接着她噗嗤笑了,一直笑,但没解释为啥那么做。”
“再然后你就拜倒在了那个笑上了吧,”她适时的打断了我,“继续吧”。
我有点迟钝的点了下头笑着,继续回忆道:“我解释一下哈,当时黄昏么,她站在余晖里,脸有点婴儿肥白白净净的,眼睛一下子眯成一道线,齐肩发像镶了层金,我去,我眼睛是离不开那儿了。”我笑着灭了烟蒂,感觉多年前的这个故事在我内心里依旧纯洁如初,开端完美的像第一场雪一般妙不可言,“之后的日子渐渐熟络起来,因为学校之间只隔了一条街,她家和我家步行也至多一刻钟,我们便常常一起上下学。她会经常用那件事笑我说我毅力好,我也常常用身高的优势调侃她和她开玩笑。后来渐渐成了习惯,她家楼下有个小超市,我们常常约好时间第二天在那儿见面一起出发。她及其爱吃草莓味的阿尔卑斯,每天我会在楼下等她时买一个给她,每次吃她都会说:‘更多果汁欧’,像傻瓜一样笑。”那时是秋天,秋高气爽,漫天红叶,我们踩着落叶看着彼此真实的笑容。

这时音乐变成了《Fly me to the moon》,顷刻间酒吧变的温暖起来,我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十点,路边那个人依旧站在那儿,手里夹着烟,像在等人。酒精的作用和明明暗暗的灯光也依旧不停诱导我出现意识上不该有的偏差,即使只是片刻。
我揉了揉略微沉重的眼皮继续说道:“记得我和她第一个暑假,那会儿快上高三了所以学业紧张,我们隔一天见一次,从早上到下午,再到晚上,我们走遍了城市的角角落落,几乎从来不坐公交车,然而每到晚上回家我都会以‘有情调’为理由买一杯果汁给她,自己攥一瓶啤酒以示犒劳这疲惫充实的一天,然后她就会很挑衅说道:‘怎么样要不咱换换,我可是海量’,接着在我看向她时她立刻笑奔,‘是你表情萌啊还是你表情萌’,我回道:‘是你笑点低啊还是笑点低’。
那时因为父母工作问题时常不在家,她经常只能放学后在外面吃饭,于是放学后会先问我有事没,我说没,然后就拉着我说:‘家里没人,你得陪我在外面把晚饭解决了,’我立刻回答不陪,‘谁不陪谁小狗’,她气呼呼的说。她很喜欢吃学校车站对面那家蛋糕店的蛋糕,富婆气息也油然而生:‘走,去吃蛋糕,我请客,啂同学,帮我拿下书包,谢谢。’
再后来我们便慢慢趋于平淡,沉重的学习压力下每天我们只是习惯性的步行回家,话也渐渐少了。我感觉到有什么变化,可她一直没有开口告诉过我,就像那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样,我理解。于是我开始尝试一些改变,我置办了自行车上下学送她,虽然每天和她只是在早安晚安、加油再见、记得早点休息这类日常短语中对话,可每天能嗅到她的发香,对视时的微笑、吻,以及拥抱,我想我们只是话少了,不需要别的,有这些就够了。”

这时她示意我稍停一下,问我洗手间在哪儿,我指了方向,“Wait me a moment”,她便去了,我点了烟靠在沙发上对着玻璃窗发呆。窗外的那个人好像已经在那儿站了三个多小时了,这是他第四次把烟头丢在地上了。
不一会她甩着手走了过来,看得出洗了脸,整张脸红扑扑的,酒吧柔和的光照在她脸上,水滴反射出的明明灭灭像夜晚的星空。
“来,喝一杯”,我深深吸了口烟,拿起一杯酒喝了下去,返潮的感觉随着尼古丁和焦油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同呼出的同时渐愈强烈起来,我看见她放下杯子缓缓靠在沙发上闭了眼轻抚着太阳穴,我立刻将头转到一边,不知为何,不想再看她。

“最后一次给她过生日是高考前一个多月的时候,4月13号,从补习班出来,和朋友们去唱了歌,记得她点了首秦基博的《rain》,之前在她家看《言叶之庭》时她告诉我这首歌曲风轻快,歌词动人,诠释了男主和女主的命运,是首好歌,可是不是也诠释了我们呢?那天喝了很多酒,朋友灌得,自己喝的。晚上去她家,做了她爱吃的菜,买了她喜欢的小黄人蛋糕。饭后我在窗台前醒酒,她从背后拥住我,我们都沉默着,我本想请求她答应以后嫁给我,可我也知道那时起我们便要渐行渐远了,那首歌真的诠释了我和她吧,你说呢。最后在一起的一整天非常庆幸那天天气晴朗,因为前一天下了雨的关系天空湛蓝空气清新,像回到了之前在一起的暑假。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包括她没告诉我的那件事,以及和她认识前父母就开始准备她出国的事,其实不重要了。晚上送她回家,我依旧给她买了果汁,自己买了啤酒,在她说完挑衅的话后我立刻说了句好啊,便将她紧紧抱住,这时心里一直在喊她的名字。”
突然女孩儿问我:“她和你彻底结束了对吧”?我猛然看向她,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将头看向窗外,路边那个人似乎依旧没有任何想走的意思,靠在路灯旁垂着头一动不动,像极了个雕塑。她也看向窗外,又问道:“那她叫什么名字”?或许酒精让思维变慢,一直摆在心里的那三个字居然瞬间被埋没,我及其的认真思索了十秒后,她笑了,脸还是红扑扑的。我当然也没能回答。

之后我们再没说话,只是各自喝着酒。对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我想伴着音乐沉默着便是。
那尊“雕塑”似乎也终于站不住了,原地跳了几下便朝着一个方向慢慢走了,走的时候总算抬起头来。
4.
隐约感觉到身体撞到了门,跌跌碰碰的走了几步就嗅到了一股不好闻的气息夹杂着十分熟悉的洗发水的香味,突然翻江倒海的感觉从胃里径直冲上了头顶,酒精味儿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填满了这个狭小的空间,“妈的,失态了”,心里想着才意识到我被女孩儿扶在洗手间里吐,身体打着冷战,瞬间的清醒让我立刻扶住了墙将她推了出去,在抓到她手的时候隐约看到了一个精致的小黄人在无名指上对着我微笑,我放开她反手关了门,视线模糊起来。

喝酒真是个不好的事,我吻了女孩儿。即使是用最直接的方法清理掉了身体里的大部分未进血液的酒精却依旧不清醒。
5.
女孩儿临走前发短信给我,她很感谢我讲的故事,她说希望我多保重,我说的这个故事她会好好帮我保存的。我只是礼貌性的回复了她。时常想起从酒吧出来时她站在石阶上说的,“我们就像两束平行光,笔直、很长,从这里能照到世界尽头”,那时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我,我便吻了上去,并且每个吻结束时的短暂拥抱我们也进行了,如此完整。可说到底,拥抱时她在我耳旁轻声说的抱歉或许才是我想要的。
6.
接着,大三开学。
“新学期,新气象”。横幅在宿舍楼门前挂了两年,六个大字上也覆了层微薄的土迎接着新一学年的到来。

早上,晨光透过污浊的窗正好照在我脸上。
“你中午下课回来记得叫我起床,外语系一妹子约我吃饭呢,别忘了”,我笑嘻嘻的对着同宿舍最后没出门的舍友说道,舍友惊叹道:“第一天就不去上课不好吧,”我摇头说腿疼不想去,并拿出事先准备的软中华让了他一根,舍友接过后开始摸他那从上学期末直到现在一直没洗的牛仔裤裤兜。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打着火送到他面前。舍友赶忙弯腰护火,胸前“院学生会主席”的字样映入眼帘,这时晨光已经照到我的后脑勺了。
“对了,我晚上不回来了,去酒吧”。

评论(2)

热度(5)

  1. 杜兰Dolion. 转载了此文字